在线看黄软件

嘿嘿漫画连载

嘿嘿漫画连载

“别骗我啊我现在脑袋真不是秃的?”

墨子柒略有些犹豫的从里屋钻了出来,略有些纠结的朝着院内三人问道。

“放心吧只不过你在变回狐狸模样时,头顶的毛会短一截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,你从小是和黄飞鸿学的功夫吧,不会劝架就以暴制暴?”墨子柒盯着院内若无其事的沈云楼呲牙道“你看!那个蛇精病到现在还拎着裤子呢!”

“咳咳!”白玉笙略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声,随后便一手攥着束腰,一手朝着林清音摆了摆。

“去吧如果遇到了智先生,别忘了按照我们说的做,只要将林堡主一案的凶手捉住,你姐的嫌疑便没了,所以千万别说漏嘴,实在不知道怎么说,便将脏水往沈云楼身上倒!”

“唉算了,我姐既然相信你们,我自然会努力,希望你们能做好事情吧”

林清音虽然知道自己挺傻的,但看着眼前这三个人,却莫名觉得他们也没有强哪里去,无奈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,随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院落,看模样是习惯了与三人的相处。

“那好啦既然林二小姐已经还给了林府,那我也没有必要留在此处了”

墨子柒忽然发现,自己与白、沈二人在院内,竟然已经没有了想说的话题,未免继续与白玉笙发生纠缠,便想着逃离此处。

可谁料到,墨子柒刚迈出两步,便瞧见白玉笙拦在了院门处,看模样并不打算让自己离开。

“外面的局势已经如此紧张了,你还往外面走什么?”

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

“其一,我师兄失踪,至今生死未卜,他能够找到我的途径只有那座院子和面摊,如果我不回去,我便不可能知道,那一日他究竟打听到了什么,也不知道智先生的真正身份究竟是何人。”

“其次我烦你,所以不想在林府内逗留,这个理由觉得充分吗?”

墨子柒话落,觉得自己已经将利害关系说得清楚了,刚打算绕过白玉笙,从院门口走出去,却怎料还是被他拦了下来,甚至双手捉住了自己的肩膀,咬着牙道。

“已经跟你说过了,包子丞根本不受管控,甚至还可能是谋害林堡主的凶手,他的目标究竟是什么,难道你心里一点都不知道吗?如今你若是回去,即便躲过了江湖人的围捕,也逃不出他的手掌,为了你自己安考虑,千万别再踏入泥潭了”

“我泥潭?那在你身边算什么?难道你比我师弟更高尚吗?”

墨子柒认定了白玉笙从一开始便利用自己,所以他说什么话都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,这不但让她觉得心累,同时察觉到他与自己的距离,更让她有些无所适从。

所以,她想逃,逃得越远越好,哪怕师弟真的是凶手,她也觉得起码面对包子丞不会有这种纠结的感觉,不会有这种只想要逃的心思。

“喂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请你不要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”

“呵呵性命?白玉笙你扪心自问,你如果真的希望我不会遭遇危险,你会用出这样下三滥的招数,将我强行留在林府吗?甚至还摆出这幅凶狠的模样。”

“仔细想想吧你不过是享受控制弱者的感觉,这不正是你当初做参军最擅长的事情吗?”

墨子柒伸手推开了两肩的手掌,随后便转身离开了白玉笙的面前,而他则呆呆的站在原地

她没说错,白玉笙自己清楚,自己太习惯于掌握一切了,他几乎无法容忍任何东西以及事物超出自己的掌控,影响自己对于大局的判断。

从抵达梅城县衙时,他便直接包揽了梅城所有的事物,直接架空了墨子柒的权利,甚至是她的月银。后来,当发现自己有些在意墨子柒时,便想着让她归于景王麾下,永远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。最后,他发现了墨子柒的真实身份,为避免她脱离掌控,又想方设法的抹除了所有她身世的传闻与证据。

纸是包不住火的,白玉笙很清楚这点,但他却想尽自己所有的努力包裹住

而这种欲盖弥彰的举措,恰恰是最违背他人生信条的做法

“我看没有挽回的余地了,你觉得呢?”

沈云楼见他站在院门处未动,探着脑袋看墨子柒离开了多远,随后便扭头盯着白玉笙笑道。

“你想说什么?你不是最喜欢劝架吗?”

“嗯我可不擅长劝架,更何况你们两个人吵架,对我不是挺有利的吗?”

“唉沈云楼啊,你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我真的有些看不透你了”

“那就糊涂着吧老人家不是常说,难得糊涂吗?”沈云楼说话,推开了白玉笙,看似准备出林府。

“你要做什么去?”白玉笙面色纠结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暗中跟着她了,说不定还能有英雄救美的机会呢”沈云楼扭头笑道,随即又似恍然大悟的补充道“对了,她此时情绪正低落,若是我救下了她,说不定还能芳心

暗许呢”

“沈云楼!你沈家家训难道没有说过,不要趁人之危吗?”

“说过君子不夺人所好,不趁人之危,更忌偷鸡摸狗,奸淫掳掠之事”

“那你还做?”

听到白玉笙用沈家家规要挟自己,沈云楼不可置否的笑了笑,随后将宝刀抗灾肩上,扭头倒退两步,扫视着白玉笙的模样笑道“可你不算是人啊,对了应该算是蛇精病!~”

“哈哈没时间跟你计较了!”

沈云楼迈着步子跑出了院子,显然是追着墨子柒的足迹离开了,而白玉笙身形摇晃的靠在了石桌旁,捂着额头,看模样颇有些纠结。

做人太难了,做一个好人更是难上加难

或许,像沈云楼这种需要做抉择的时候,有沈家家训可以做引导,因此不用过多考虑,而平常揣着一点小心思,看似什么都不在意,什么放得下的性格,才是最轻松、最惬意的吧

唉等事情结束后,也应该学会坦诚一些了